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之比较分析

发布时间:2017-04-03 15:09:12


  在我国刑法中,非法集资行为所涉罪名共有7项,实践中主要适用的罪名为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又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判定者较多,非法集资罪定罪处罚者较少,究其原因,主要是因非法集资罪需证明之构成要件过于繁复,侦查机关以节约成本为衡量,取证不到位,造成审判认定的艰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下发后,对构成要件的争论反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为此,笔者结合审判实践,拟对两罪作一肤浅比较。

  一、集资诈骗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之异同

  其一,二罪均以高息为饵,以后期借款归还前期本息。 “由于明显高于银行同期同种类存款的利率,故吸引众多单位和个人将闲散资金甚至将已存入银行的资金取出,存入行为人的帐户”。 对于集资诈骗 罪,高息也就是高回报率亦是必要管观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诈骗方法”是指行为人采取虚构集资用途,以虚假的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骗取集资款的手段。

  其二,二罪的集资范围均不限于特定公众。对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排除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特定公众吸收存款的罪责承担;对于集资诈骗罪,在《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非法集资”是指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未经有权机关批准,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的行为。亦明确排除了向特定公众集资的罪责承担。

  其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手段经常包含一定的欺诈行为。因此,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行为人具有欺骗行为,不是排除本罪而认定构成集资诈骗犯罪的最重要标志。有欺骗行为的,不一定构成集资诈骗罪,也可能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无欺骗行为的,根据集资诈骗罪的罪状表述,则一定不构成集资诈骗罪。

  综上,在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进行区分时,客观行为只有在无欺骗行为时,才能起到区分二罪的作用,但完全不具有欺骗行为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并不多见。因此,我们认为,区分二罪的最重要节点应在于非法占有故意的确认。

  二、非法占有故意的判定途径

  集资诈骗罪是行为人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意图永久非法占有社会不特定公众的资金,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行为人只是临时占用投资人的资金,行为人承诺而且也意图还本付息。只要在吸收存款行为时没有非法占有该存款的直接故意,即便最终由于当事人经营不当、损失惨重而无法归还所有出资人的本金,也不能视为集资诈骗罪。在非法占有故意的证据取得上,主观故意作为一种思想活动,很少见诸于文字或其他客观证据,而只能通过言辞证据予以表述,或根据客观行为予以推定。以下两个途径是判定非法占有故意的重要依据:

  其一,被告人供述及印证证据的审查。被告人供述作为行为人心理的最重要、最直接的描述,往往是据以判定非法占有故意的直接证据。但被告人供述作为主观证据,存在着稳定性较差的特点,随着诉讼程序的进行,各阶段的供述的主观恶性呈逐步衰减的规律。此外,由于侦查人员的证据意识及取证技巧水平差异,被告人供述笔录的证明力亦千差万别,多有达不到证明标准。还有些情况是,侦查人员在被告人供述一经取得后,对供述本身所涉及的其他可印证主观故意的证据,不注重调取与固定,从而使审判人员在判定主观故意时缺少支撑,造成仅有被告人供述证实主观故意的孤证状态。

  其二,客观推定。客观推定是在被告人不作非法占有的主观供述时,通过客观情形确定被告人存在非法占有主观故意的证明方法。在被告人供述但缺少其他证据支撑的情况下,有时也采用客观推定的方法确认其供述是否可达到排他的证明标准。但客观推定往往有时涉及对被告人认知内容与认知能力的判定问题。以社会一般判断标准结合个体差异综合判定被告人的主观故意似较为可行。

  三、非法占有故意的推定

  其一, 考察发起集资活动的动机。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类的案件中,行为人多因企业、公司或单位存在扩大生产和经营发展的需要而萌发对外集资意图的,亦有为再次对外放贷取得差额利率而对外集资的。但在集资过程中,由于支付高息而造成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此时,往往具有产生非法占有故意的客观环境,符合《解释》中规定的:行为人部分非法集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对该部分非法集资行为所涉集资款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

  其二, 考察集资款项是否实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较为正常集资的目的是为了归集众多投资方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等盈利性活动,通过资本自身的增值而在一定期限内偿付投资者本金利息或者其他报酬。如果集资方根本就没有把资金投入可以投资盈利的实业活动或者投入高风险的经营活动中,甚至将集资款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家庭消费和私人挥霍,则可判定集资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中,用于集资事项本身的资金周转、保障的支出,不能认定是用于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

  其三, 考察集资活动承诺的投资回报是否合理。在生产经营迫切需要资金时,如果不能从正当途径获得资金,则在向社会融资过程中,企业为了迅速获得资金,往往会开出比一般银行存款利率要高出许多的高价来吸引投资者。因此不能一概而论的认为所有高额回报承诺都是诱饵。但过高的回报不符合商业规律,客观上亦无法实现。

  其四, 考察集资款到期后融资方是否有积极归还的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都可能造成“无法返还”的客观结果,在集资诈骗犯罪中,非法集资者一般不会积极运作资金从事经营和生产,而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迟延战术,或者隐匿转移财产、携款外逃,或者明知无法返还还要挪为私用、肆意挥霍。当然,经营不善或投资决策重大失误等,不能因此推断他们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